搜索文章

新能源浪潮下 网约车和出租车的恩怨情仇

  • 01-17
  • 来源:电车资源 习恩

在公共出行领域,新能源和网约车是一对绝配的CP。因为新能源的辅助,网约车摆脱了牌照的限制,得以快速扩展;又因为网约车的配合,新能源找到了最大的输出市场,体量迅速增长。

二者花红月好,很多人已经忘记“原住民”出租车的存在。

近几年,因为网约车迅速繁殖,出租车订单在急速减少“原来,5个出租车司机吃一份蛋糕,现在要6个出租车司机与12个网约车司机共同分享”。

蛋糕总共就这么大,网约车还在无节制的增加。

出租车师傅已经一肚子怒火。

他们认为,这样搞下去,网约车和出租车早晚得干一架。

到时候,新能源也别想好......

下午趋势.jpg

下午三点的民乐充电站,4辆网约车背后,是数百辆出租车

52岁的网约车新司机

“叮咚...叮咚.....”深圳民乐充电站,谢师傅的手机还不时传来滴滴的订单消息。

这是1月某个平常下午的三点,临近过年,这里生意依旧很好,三四百个充电桩,停满了一排排蓝白相间的比亚迪e6出租车,只有充电站的边缘,零星可以看到几辆白色的网约车,或吉利帝豪EV450、或北汽EU5、或比亚迪e5和腾势......

按往年这个时间点,很多网约车和出租车司机都已经回家过年,但是今年深圳的充电站还格外繁忙。

“今年网约车没那么好开,不多搞几天,哪来的钱回去过年”。对于谢师傅,是否回家过年,还要看最后半个月收入的好赖。

今年52岁的他,2个月前刚刚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

IMG_9970.jpg

 充电时间,谢师傅与旁边的师傅在交流抢单技巧

谢师傅是湖南邵阳人,20多年前夫妻二人背井离乡到浙江台州打拼,从塑料厂吹膜,到自己开餐馆,凭借一双洗碗泡得全是褶子的双手,积累了小百万家当。

但是幸福又无奈的是,谢师傅生了两座“建设银行”,前几年,两个儿子都到了适婚年龄,为了给儿子娶媳妇、买房子交首付,夫妻二人前前后后花了80-90万,辛辛苦苦积累了一辈子的钱,全部投在里面,临老手里没剩下几个钱,不得不继续打拼下去。

对于已过天命之年,已经有两个孙子的谢师傅,做网约车实属无奈。

近几年,台州餐馆生意不好做,附近很多小工厂倒闭,工人四处奔散,没有几个人来吃饭。谢师傅不得不寻了一份给人开货车的活补贴家用。

但是,去年下半年,老板因为他年纪过大辞退了,找了2个月没找到工作,最后不得不关掉冷清的餐馆,举家来深圳碰碰运气。

因为,亲戚说深圳的钱容易挣。

然而,在被钢筋水泥包裹的深圳,生根哪里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以土为生的农民工兄弟。

谢师傅在观澜开的夜宵店生意并不好,因为深圳产业升级,近几年观澜宝安一带的工厂倒的倒,搬的搬,留下大片空置的厂房,很多人离开深圳或者从事外卖等行业,原本红火的餐饮一下变得冷清很多。

谢师傅的店开张2个月没有接到几张生意,万般无奈下,他经朋友介绍,在一家运营租赁公司,租了一台北汽EU5开始跑网约车。

虽然每个月流水只有10000出头,租金要5100,充电也要将近1500一个月,到手只有几千块钱,但是谢师傅还是很感谢有这份工作。

虽然和年轻人相比,他对智能手机使用不是很熟练,会因为不太会用高德,云里雾里跑到离家20~30公里外的民乐充电,甚至刚刚和旁边司机聊天,才知道抢单和预约单的区别。

但是,这是他这个阶段可以拿到的最高的工资,关键是,没有人在乎他的年纪,他还能再干好几年。

10万卡债的二胎奶爸

和谢师傅一样,网约车也帮二胎奶爸刘师傅撑起了一个家。

身高175cm,身材消瘦的小刘师傅是一枚帅小伙,虽然常年熬夜、三餐不规律在他的脸上涂上了一层暗黄的底色,但是这不妨碍他成为村里的颜值担当。

相比很多同龄人,90年的刘师傅已经是“人生赢家”。老家在广西梧州农村的他,依靠自己的努力,早早结婚生子,现在有一个6岁大的儿子,以及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女儿,子女双全。

不过,这样也意味着他的压力比较大。原本就是因为做生意欠了债,才来深圳打工。二娃出生以后,老婆只能回老家专职带娃,儿子小了半岁没能进小学,幼儿园一年要不少钱,小女儿还在吃奶粉,一个月下来也要不少钱。开支不小。

微信图片_20200117113116.jpg

 爸爸和刘师傅抱怨家里的洗衣机坏了

“刚才,老爸刚给我打电话,洗衣机已经彻底动不了”上有老下有小,新债叠旧债,刘师傅用几张信用卡来回周转,现在卡债加起来已经有将近10万。

“如果进工厂,每个月四五千的工资根本活不下去”,刘师傅掏出手机里的信用卡记录给我们看。

部分信用卡.jpg


 刘师傅信用卡账单,部分

所幸,刘师傅找了一份网约车的工作,每天早上8点多出门,拉几个私活,再在滴滴上接单,一个月滴滴流水普遍在15000-16000左右,加上私单收入,一个月基本过20000块。

虽然这个收入的背后,是一个月30天基本无休息,每天13-14个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三餐无规律,每天睡眠时间只有6-7个小时,甚至更少。

但是,刘师傅是快乐的,因为这份辛苦,为他的妻子和孩子撑起了一片天空。

资产千万的出租车司机?

对于谢师傅和刘师傅而言,新能源和网约车带来了工作以及更高的收入,但是对于出租车司机易师傅而言,并非如此。

在深圳,有一个传说。

当你卡里余额不足十万,拎着一杯星巴克或瑞幸,坐在比亚迪e6后座,看着前面那位穿着白色“西湖”衬衫大哥脸色黑黄,感叹他生活不易的时候,你不知道,这位大哥有可能资产千万。

在深圳,出租车司机和坊间打牌的阿嬷一样,都是深藏不露的角色。

虽然里面大部分是来自外地的农名工兄弟,但是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家收租无聊,想要找一份工作打发时间的本地人,或是来深较早,因为开出租,在深圳发财置业的出租车老司机。

早年,在深圳开出租真的是一个很挣钱的职业。

2003年,易师傅刚从广州转战深圳开出租时,当时深圳关内的房价普遍是6000左右,南山一个叫蔚蓝海岸的楼盘开盘价格只要5000左右,零首付的房子大把存在。

当时,深圳出租车起步价是12块多,3公里以外每公里加2.4元,等候费0.8元每分钟。再加上,每天络绎不绝的港台投资客、来深考察出差的公务员和办事员、倒卖货品的商人.....拉不完的单,月入7000-8000很普遍,勤快一点收入过万完全没有问题。

因此,在早年来深圳打拼的出租车师傅中,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在深买房置业,资产千万,远赛过写字楼里的小白领。

当然,这部分出租车司机里不包括易师傅。

“那时候,在深圳买房还是蛮容易的,可惜我没有那个投资头脑,如果当时和我朋友一起去看了房,不说现在多富有,至少不会为了生计拼命”谈起错过的买房时机,易师傅十分懊悔。

从2003年到现在,将近20年。易师傅刚来时,他租住的皇岗村一室一厅,房租从300多块,一路涨价到3000左右,楼下的炒粉从5块钱有肉有蛋,涨到了20元。

但是,开出租的收入不增反减。

几年前出租车价格调整,起步价变成白天10块多,晚上11块多,2公里以外每公里2.6元,候时费依旧是0.8元。

这意味着一二十年过去了,物价翻了好几番,但是出租车司机的工资并没有涨。

更让这些出租车师傅苦恼的,还有新能源和网约车的推广。

原本对于新能源车,易师傅是5分爱,5分恨。因为,电车虽然充电时间长,耗费了一部分接单的时间,但是因为有油电差优势,大抵可以功过相抵,出租车师傅们还是愿意接受电车的。

但是问题是,深圳为了推动新能源在出租领域的率先发展,给出租车公司多配给了20%的指标,这意味着原本只有100辆油车的出租车公司,可以拥有120个新能源出租车的指标,这也表示,原来每5辆出租,现在就多了1个人在抢单。

这还不是易师傅最困恼的,网约车发展才是所有出租车师傅的心头之痛。

近几年,为了推动新能源的推广与应用,国家在政策和路权方面给了诸多支持,不仅上牌更加容易,还提出不许限行的要求,因此新能源的数量在几年之内增长了上百万。

虽然其中不乏真正的C端用户,但是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进入了网约出行领域,因为新能源牌照和通行便利,给与网约车快速发展的机会,网约车回赠给新能源更大的市场空间。

在短短几年之内,不仅滴滴、首汽等网约车平台规模扩大,车企也全力加入到这场市场狂欢之中,曹操专车、T3出行等都是案例。

很多人赞叹网约车是新能源的“天作之合”,但是却忘记了,网约车的发展实际上是在蚕食出租车司机的生存空间。

有人认为,网约车的发展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虽然网约车丰富了出行的服务类型、提升了品质,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增加出行的需求。打车的,还是那群人,只是从出租车换成了网约车而已。

在很多人看来,这只是出行方式的变化,但是对于易师傅这些出租车司机而言,这是赤裸裸的生存之战。

梅林关口.jpg

 下午5点,出租车和网约车已经在排队进场充电

“原本5个人吃一块蛋糕,现在不仅有6个出租车司机,还有12个网约车来抢,怎么活下去?”易师傅的语气中,有明显的怒气。

今天和往常一样,他早上8点从另外一班师傅手中接到满电的车,到晚上6点开始补电准备交班,一天工作了9个多小时,只拉了400块钱。

自从网约车发展起来,出租车的生意急速下降。现在,大部分司机一天流水在400-500之间,但是每个月10000左右的租金除以二,加上1500一个月的充电费用,再加上深圳高昂的房租和生活成本,每个月所剩无几。

曾经,错过买房机遇的易师傅,现在想在深圳安家,已经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3年没回家的黑龙江独子

不说买房,已经开了6年出租车的张师傅,现在吃一份隆江猪脚饭都有些心疼。

“现在吃一份猪脚饭要20起步,再加上早餐和晚餐,一天光吃饭少说都要40块钱”张师傅将抹布丢进旁边的小脸盆中。自从将以前的桑塔纳换成现在的比亚迪e6,他一直是在充电的时间自己擦车。

张师傅是黑龙江人,因为是家里的独子,在人生的前30多年他从来没有踏出过佳木斯那片广阔的平原,20多岁从父母手中接下了钉锄,料理家里的十几亩苞米地。

下定决心出来工作,是因为孩子日渐长大,他想为儿子创造更好的条件,想为他存读大学的钱,想为他以后结婚成家挣一份体面的彩礼钱。

没有去更近的北京,横跨一个中国来到深圳,一是因为深圳气候好,二是因为在深圳开出租的发小挣了不少钱,在老家盖了一座很洋气的大房子。于是,他在发小的介绍下,也顺当成为了一名深圳的出租车司机。

张师傅是2013年来到深圳,那是深圳房价暴涨的前夕,虽然当时在深圳买房对出租车司机而言已经不太现实,但是那时候收入还是很可以的。

2013年到2016年,张师傅确实挣了一些钱。那时候,每年他都会提前收工,回去陪父母过年,暑假还会接儿子来深圳玩一个多月,周末会抽一天时间带他去世界之窗和大梅沙逛逛。

他一直都记得2014年第一次带儿子去欢乐谷,孩子第一次坐大摆钟,兴奋的大叫,一点儿都不怕,他陪着排队坐了两次。当时他很高兴也很心酸,没能陪着孩子成长,没能在跟前伺候父母,他一直很内疚。

但是,现在张师傅已经3年没有回老家过年了。

“这2年没挣到啥钱,坐火车回去,来回都得上千块钱,再加上人情事故,各种开销,实在周转不开。还不如把这点路费钱留给父母孩子置办一件衣裳”张师傅停下手里的动作,将抹布攥手里,低下头说。

自从深圳出租车油换电以后,张师傅一直没有顺心过。

张师傅.jpg

 ▲晚上7点多,张师傅准备补好电换班

一开始,是因为用电车不习惯,因为充电时间长,也担心续航不敢敞开跑。那时候,他的副班因为不想开电车,两人散伙了,他一时找不到副班,一个人一天开十多个小时,每天早日出晚归,苦苦撑了半年,“累得不成人样”。

后来是因为订单真的越来越少了。“这两年关外的生意是越来越少,以前把车停在富士康门口,一个晚上都能拉十多单,十一二点还有好多人出去吃宵夜。现在12点过后,能跑两三单就很不错了,很多时候车是放空在跑。”

网约车的增加,在挤兑出租车的生存空间。

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很多人习惯直接在滴滴、首汽、高德上打车。这些平台一般会优先派给网约车,其次才是出租车。又因为在人们的固有印象中,出租车比网约车贵,出租车线上接单并不容易。

张师傅会经常遇到,看到有人在路边等车,结果跑过去,发现已经被线上接单的情况。

因此,从早几年网约车补贴大战,到现在网约车数量越来越多,张师傅的收入情况一直不太好。

他现在的比亚迪e6每个月租金是10500元,除以二每个月是5250元,再加上充电1500一个月,每个月车子的开销就得六七千,但是他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一万出头。这还是在没有除去房租和生活开支的情况下。

“已经3年没有回去过年了,真的很对不起我的父母,他们只有我一个儿子,结果什么都靠不上。”张师傅还是攥着那块抹布,将头偏向了一侧。

在此之前,他的泪水就要从下眼睑的中间涌出来了。

凌晨1点的梅林关口

在深圳的梅林关,连接了福田和龙华两个世界。以前,梅林关以南是深圳市内,以北被视作是关外,是工厂工人聚集的地方。

民乐充电站所在的位置,正是在梅林关进关方向,这里是龙华地界的开始。近10年来,随着深圳的腾飞,龙华也在飞速发展。凭借深圳中轴的位置,龙华现在房价已经飙升到7万多,深圳北、红山等地方的房价已经涨到8、9万,甚至超过了罗湖很多楼盘。

在每天凌晨12点到1点,梅林关有一个奇特的景象。

如果你蹲在路旁的普滨加油站1分钟,你会发现,至少有上百台打着“空车”绿牌的比亚迪e6出租车以飞一样的速度往关内赶。

10辆车里面,平均有8、9辆是这样的。

这些车不是去旁边的民乐充电站充电,这个点早已经过了交班的时间点。

他们是赶去市内接单的。

“只要过了12点,深圳北站一关门,关外基本就没有生意了,所有的车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市内接单。”

凌晨1点.jpg

 ▲凌晨1点,梅林关进关方向的一幕

凌晨三四点,即使再忙碌的深圳人都要休息了,宽阔的马路上人迹寥寥。

此时,在大街小巷里,几万的出租车以及网约车还在运行,数量甚至比顾客还多一两倍。

他们都是司机,也是新能源的使用者,是他们一个个人撑起了新能源一台台销量。

在新能源出租车和网约车暴涨的情况下,他们的生存遇到了挑战。

同样,新能源的发展,也如同这凌晨12点的梅林关,正处于一个重要的关口。

3855 阅读

分享给好友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0 条评论
相关新闻
点击输入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