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文章

电车资源

以需求为准绳 强“造血”之能力 动力电池扩产热潮下的冷思考

动力电池行业
其它
中国汽车报 ·
2022-01-06
评论

站在岁首,回望过去的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两旺,逐步走上“政策+市场”双驱动的发展轨道。碳中和加入驱动的产业转型升级大潮一浪接着一浪,主流汽车企业和零部件供应商纷纷将实现“双碳”目标提上自己的议事日程。

动力电池行业作为汽车产业实现碳中和的先锋角色,正在加速进入“TWh时代”。在此背景之下,主流企业正启动新一轮的“扩产备货”。

加速进入“TWh时代”

在日前举办的第六届动力电池应用国际峰会(CBIS2021)上,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新能源汽车创业子基金合伙人兼总裁方建华指出,2021年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可以两个关键词形容,一是疯狂扩产,一是疯狂涨价。在他看来,要实现“双碳”目标必须完成两个替代:第一是“清洁”替代,清洁能源占比必须要达到90%以上;第二是电能替代,进口石油中的绝大部分都被交通领域消耗掉,而汽车电动化将为减少碳排放贡献巨大的力量。

2021年1~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299万辆,同比增长166.8%,市场渗透率达到12.7%。

新能源汽车热度高涨,必然带动相关产业需求的扩大。2021年1~11月,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约为128.3GWh,同比增长153.1%,全年装机量有望接近150GWh。以磷酸铁锂为例,其因经济、安全等优势,再次成为市场焦点,去年1~11月我国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达到64.8GWh,首次高于三元电池63.3GWh的装机量。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比亚迪、亿纬锂能、中航锂电、蜂巢能源、远景AESC等动力电池企业悉数斥资数百亿元,在全球进行市场布局。

“我们预测,动力、储能电池需求的‘TWh时代’会在2025年前到来。”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表示,动力电池行业的扩张正步入快车道,国内外头部电池企业今年悉数进行了数百GWh的新增产能建设。

以行业“领头羊”宁德时代为例,其在全球布局落地了10个生产基地,加上与车企合资公司的产能,宁德时代总规划产能超过600GWh,预计2025年有望超过670GWh。

比亚迪布局了西宁、惠州、深圳、重庆、西安等生产基地,合计产能超285GWh,远期规划产能超过300GWh。

2021年,亿纬锂能也多次加码,扩产动力及储能电池产能,总规划产能接近300GWh;12月初,蜂巢能源宣布,2025年产能计划提升至600GWh,刷新了之前定下的300GWh的目标,规模直接翻了一倍;12月17日,国轩高科更新产能规划,将在现有10个生产基地的基础上,继续新建或扩建,计划到2022年底产能达到100GWh,计划新投产超50GWh。

要足够重视关键材料布局

“动力电池行业扩产,意味着未来市场对于动力电池上游材料的需求也会‘水涨船高’。”刘彦龙说。

《巴黎气候协定》的主要目标是要将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相关研究指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40年全球清洁能源矿产需求至少翻番,新能源汽车相关矿产需求将增长30倍,其中锂增长42倍,石墨增长25倍,钴增长21倍,镍增长19倍。

近几年来,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致使动力电池生产企业成本压力大增。为保障自身原材料供应,动力电池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纷纷开启了抢占资源、大力布局的模式,包括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LG新能源、紫金矿业、赣锋锂业、富临精工、盛新锂能等国内外锂电制造和资源类企业可谓各显其能。

2021年12月17日,龙蟠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常州锂源计划投资约8亿元在鄄城新建5万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项目,该项目由常州锂源全资子公司山东锂源承建,产能已被宁德时代预定。据悉,为支持山东锂源新建项目的建设,宁德时代拟向山东锂源预付3.5亿元供建设产能使用。

“2021年以来产业链供需错配引发的‘涨价潮’,实际上是对资源及材料重视、布局力度不够引发的。未来,企业、行业应对关键资源、材料的布局足够重视。”刘彦龙认为,汽车电动化正席卷全球,储能万亿元规模市场在“双碳”目标背景下正悄然打开,产业链上的每一方参与者都是处于黄金机遇期。不过,上游原材料涨价对动力电池供应商和车企来说是艰巨的挑战。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吴锋表示,受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和动力电池需求扩大拉动,今年以来,上游材料的需求量也大幅增长,碳酸锂、氢氧化锂、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六氟磷酸锂等价格普遍上涨,有的材料涨幅甚至高达五、六倍,供需紧张矛盾凸显,给电池供应商造成很大的成本压力,也不利于新能源汽车产业整体降低成本的诉求。“长远来看,动力电池上游材料仍面临资源紧张的局面,包括镍、钴等资源在内,产业对此应未雨绸缪。经过多年发展,我国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已进入关键期。”他说。

警惕产业发展中的“灰犀牛”

据电池中国的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国内外头部电池企业新增规划产能已接近2500GWh。对于目前疯狂扩产的现状,有业内人士坦言,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高端产能不足的情况,需要格外警惕低端产能过剩。

据方建华大致估算,按照900万辆新能源汽车规模推断,动力电池总需求量也只有约600GWh,加上海外市场对动力电池的需求,2500GWh的总规划产能属于过剩状态。他进一步指出,企业做出扩产决策前,首先了解市场真实需求至关重要;此外,还要保障技术工艺的一致性以支持产能快速扩张,稳定的供应链与强健的资金链也是企业加码扩产的重要基础。

据了解,动力电池供应商的扩产流程一般包括融资、设计定制产线、调试、产能爬升,整个过程花费的时间需以年计,因此整车企业的订单一般排在几年之后。鉴于企业扩产与电池配套应用之间有着不算短的时间差,这也引发业内人士对企业盲目扩产的担心。毕竟,上一轮动力电池行业大“洗牌”中,部分企业就正是由于狂飙突进导致资金链断裂而轰然倒下的。

“如果不具备可持续的资金保障,这种盲目扩张,最后就会变成‘灰犀牛’。”在方建华看来,金融支持是动力电池企业扩充产能的重要保障。市场资本加持只是一时的,企业没有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没有足够的利润,在扩产过程中就不会持久。

而比增加产能更为重要的,是进一步扩大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技术优势。无锡先导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燕清表示,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全球性充分竞争和可实现共赢的行业,当下我国在相关技术上已初步占据市场主动权;面对产业发展和竞争,不应以粗制滥造,破坏中国锂电向高端制造的发展态势,要广泛参与国际竞争,吸引全球人才,布局全球化战略,制定全球性行业标准,让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产业成为全球领先的高端制造典范。

吴锋表示,目前我国不仅形成了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也涌现出一批在全球具有影响力的企业,但同时在动力电池能量密度、功率密度、安全性、寿命、成本、温度适应性、智能化等方面仍然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需要继续加大对电池材料、单体、系统及相关基础科学的研究,在理论上不断探索创新,在技术上不断攻坚克难,助推全球产业发展。

展开余下全文
在app内打开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我来评论两句

表情

相关文章
 0
发表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