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文章

电车资源

预见2021丨安庆衡: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走出最困难的阶段

视点
转载
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 ·
2021-02-19
评论

2021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将达170万,甚至更多。

  中国汽车产业,在经历了2020年跌宕起伏的V型反转之后,2021势不可挡的来了。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恰逢中国汽车工业在后疫情时代下迎来十四五开局之年,在一月的开门红之后,今年整体车市能否走出颓势实现正增长?新能源汽车业的前景和竞争格局将会发生何等变化?智能电动汽车时代,跨界合作中互联网企业和车企之间的竞合关系将走向何方?

  时不我待,基于以上问题,从今天开始,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正式推出《预见2021 | 十问中国汽车》系列访谈,邀请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的专家们,对2021中国汽车未来的格局和趋势进行预判,本期对话智库专家为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北汽集团前董事长安庆衡。

  “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走出了最困难的阶段。”安庆衡表示。

  他认为,虽然电动车还有续驶里程等问题需要提高解决、对于新能源汽车的看法还不是十分统一、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还需要加强,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认可新能源汽车。

  “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水平提高很快,蔚来、小鹏等头部企业表现越来越好,广汽和长安等国企开发生产的电动车也取得了初步成功,地平线与长安等大企业成功合作为代表的汽车智能化变革已成为中国汽车品牌向上的绝佳机遇。在这种形势下,新能源汽车取得快速发展是必然的。”安庆衡表示。

  第一问——大市场

  智库君:过去三年,我国汽车销量分别为2808万辆、2577万辆、2531万辆,对于2021年,您有着怎样的预测?

  安庆衡:2021年中国汽车市场回暖是正常的。中国整体的经济在上升,疫情在受控,新能源汽车在发展,自主汽车的水平在提高,必然会推动中国汽车市场回暖。

  我认为:2021年会比2020年产销有所增长,但增长不会太多,一些困难还是要估计到。新能源汽车在2021年会有较大增长,产销可能达到170万辆,甚至更多。汽车销售大约会增长4-5%,比2020年大约增长100万辆。

  第二问——新能源

  智库君: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达到了130万辆,2021年您觉得新能源汽车的市场走势如何?在新能源汽车的具体细分市场,纯电动、插混、增程式、氢燃料电池汽车,各自有着怎样的发展前景?

  安庆衡: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走出了最困难的阶段,虽然电动车还有续驶里程等问题需要提高解决、对于新能源汽车的看法还不是十分统一、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还需要加强,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认可新能源汽车。

  中国的新能源汽车水平提高很快,蔚来、小鹏等头部企业表现越来越好,广汽和长安等国企开发生产的电动车也取得了初步成功,地平线与长安等大企业成功合作为代表的汽车智能化变革已成为中国汽车品牌向上的绝佳机遇。在这种形势下,新能源汽车取得快速发展是必然的。特别是纯电动、插混和增程式都会取得较大增长。

  第三问——特斯拉

  智库君:特斯拉2021年在中国还能一骑绝尘吗?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竞争格局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安庆衡:能否解决好特斯拉的质量问题、服务问题和网络安全问题是特斯拉能否继续快速发展的关键。

  第四问——造车新势力

  智库君:2021年,造车新势力的新入局者恒大、拜腾、FF等还有机会吗?蔚来、小鹏、理想、威马等头部企业,面临怎样的挑战?

  安庆衡:新入局者机会总是有的,但有很多不确定性,上述3家的发展结果如何在2021年恐怕还拿不出结论,需要更长时间的考验,总得要考验5年吧?!

  几家头部企业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特斯拉、宝马、大众,国内的广汽、长安等等实际上都在挑战他们,价格、智能水平、服务、安全性等等都在挑战。但只要做好长期打算,产品做的更好,稳住阵脚,发挥自身的优势,保持现在的势头,一定会取胜,我看好这些企业。

  第五问——市值与泡沫

  智库君:2020年造车新势力股价市值齐涨,2021年威马、爱驰、哪吒、零跑等均表示下半年上市,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投资前景如何?是否存在泡沫?还有多少增长空间?

  安庆衡:投资是不好控制的,但已经有了这么多干起来了的企业,又有恒大、宝能和新近加入的众多互联网企业和外资企业,应该说资金投入不少了,竞争非常激烈,要想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投资必须非常慎重。我认为,不要轻易说这就是泡沫,增长空间还是不小的,但优胜劣汰是必然规律,最后被淘汰的是大多数。

  第六问——地方资本

  智库君:蔚来牵手合肥、小鹏落户广州、珠海投资FF,尽管2020年博郡、赛麟爆雷,地方政府投资热情不减,怎样看待各地纷纷打造新能源汽车第一城?热潮还能持续多久?

  安庆衡:只要国家加强管理,热潮很快就会褪去,谁决策谁要负责到底就行。

  第七问——电池之争

  智库君:韩国电池企业在全球范围内规模快速扩大,宁德时代的市场霸主地位遭到威胁,比亚迪刀片电池外供进展缓慢,中国动力电池行业如何与日韩参与全球竞争?

  安庆衡:企业自有办法。

  第八问——中外之争

  智库君:中国汽车市场仍然处在调整期,您怎么看中国品牌和外国品牌的竞争?中国自主品牌需要如何提升实力?

  安庆衡:中国自主品牌的实力其实一直在提升,但不要操之过急。我说过,造车新势力已开始代表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参与全球竞争。在全球市值最高的30家汽车公司中,中国企业占9家,蔚来、小鹏、理想均在其中。以造车新势力为代表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已逐渐具备和国际汽车巨头直面竞争的机会,而且随着网联化、智能化竞争进入深度阶段,这些企业可能会显现出更强的竞争力。

  第九问——股比放开

  智库君:中国扩大开放,合资股比将在2022年全面放开。您怎么看待中外双方的股比博弈?中方需要做些什么?

  安庆衡:股比的博弈是双方实力的博弈,是对利益的争夺。1983年成立的我国第一家中外整车合资企业——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为例,当时中方占股比的68.65%,美方占31.25%。1990年5月经中国政府批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到5673万美元,美方占38.25%,中方占61.75%。当时中方占大多数股比并不是产业政策规定的,而是合资双方协商的结果。虽然美方也想成为大股东,但一是没有那么大的实力,二是大股东意味着获取更多利益的同时又要承担更大风险。作为中国的第一家合资车企,美方不想承担过高风险,而且为了规避风险,合资初期美方还把销售权交给中方。后来,美方股东变更为克莱斯勒公司,由于发展需要,经双方协商同意,合资公司股比才调整到50:50。

  中方要想在博弈中占优势,必须先做好自己的事。有实力才有发言权。一些谈判应该交给企业去谈,谈判要做好准备,政府领导要慎重表态。

  第十问——跨界造车

  智库君:吉利联手富士康开启代工模式,您怎么看传统车企的“代工”?除此之外,百度联手吉利亲自下场造车、阿里联手上汽推出智己汽车、华为牵手北汽长安,互联网公司与车企的合作边界越来越模糊,您怎么看这种合作模式,如何互联网和车企之间的竞争与合作关系?

  安庆衡:新事物还需要观察,既然这些企业、这些互联网公司敢干,就一定有道理。进展快慢,结果如何,市场会做出最后的评价。

预见2021丨安庆衡:中国新能源汽车已经走出最困难的阶段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我来评论两句

表情

相关文章
 0
发表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