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文章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 08-30
  • 来源:电车资源

作为一个“土长”在深圳的定居者,上学以来就基本没有离开过深圳这座城市,二十几岁眼里的四十年深圳是如何的?

四十年很长,长到汽车变化了太多,四十年也很短,第一批在深圳打拼的人还在。

公交从中巴变成大巴,再到电动大巴;出租车的界限也不再明显,货车开始被限行,而变化才开始不久......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时间就是金钱 效率就是生命

1979年,改革开放的号角正式吹响,1980年正式撤销宝安县,建立深圳市。2020年8月26日,深圳迎来了建市四十周年。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广深公路

1.怀揣着梦想来深圳的人,大概都坐过中巴

如果要问笔者以前最熟悉的汽车是什么,那就是走街串巷、随走随停的中小巴士了,毕竟当时上学就只有中小巴士 。在取缔中小巴士的时候,有人就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怀揣着梦想来深圳的人,大概都坐过中巴。”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广东深圳市公共汽车

在千禧年到10年代之间,地铁、大巴路线还没有规整好以前,中小巴士是深圳人最常用的交通工具了,2块钱随手招停,可谓是深得人心。

当时下车可不比现在的靠站停车,想要下车就得大声喊出“有落”(粤语)或者“有下”,不然司机会直接开走。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深圳车站

中巴的方便伴随而来的是不能保证的安全,中巴出现过无数次不刹车开门揽客和落客的情况,屡屡的事故以及随意性,随后便被相关部门取缔了。尚处懵懂时期的笔者就曾不止一次地坐过中巴,时至今日仍然为当时的跳车后怕不已。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老式公交

此后公共交通由地铁和公交大巴所组成,但基本还是依赖于传统的燃油大巴车。但因为中巴的取缔和大巴补充的不够及时,当时许多市民希望中巴回归,在政府不断增加公交大巴线路和调价的情况下,也就逐步习惯了没有中巴的深圳。当时一台公交大巴可不像现在这么方面,扫码就可以乘车,以前的公交车会配备有两名工作人员,一个司机和一个售票员,这也导致后来出现了很多夫妻档公交车。

燃油公交大巴的单独运行时间并不算很长,2011年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在深圳举行,深圳首次在大型场合开始推广新能源公交车。在大运会上,深圳一共使用了2011辆新能源汽车,包括253辆纯电动大巴、26辆纯电动中巴、62辆氢燃料电池汽车、1370辆混合动力公交车和300辆纯电动出租车。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深圳大运会用车

这一试验的成功,深圳市政府加大了新能源公交车的更替力度,目前深圳已经全部实现了公交车的纯电动化。作为一名乘客要来评判一下,纯电动的公交车还是更为舒服一些,一是声音安静,没有了以前的燃油车轰鸣的发动机声音的同时,也减轻了震动感。另一个就是在一年365天天天出勤的情况下,老式的公交车已经饱受时间的洗礼,锈味、尾气、老化空调的味道混杂在上下高峰期里,令人难以“忘怀”,而新能源公交毕竟是新车,干净整洁。

2. 关内红的,关外绿的

和公交一同电动化的还有出租车,进程也差不太多,也是在2011年开始的,到现在巡游出租车也实现了电动化,基本上都是蓝白相间的比亚迪纯电动出租车。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曾经辉煌的“红的”和“绿的”面临淘汰

1986年的4月1日,一道铁丝网将深圳分为特区内外。全长126公里,沿途以巡逻公路及高2.8米的铁丝网分隔。这个铁丝网,也就是我们习惯称呼的“二线关”。

在蓝色出租车出来以前,关内的出租车以红色为主体,俗称为“红的”,关外则是绿色车身的“绿的”。实际上以前燃油出租车随着开的年限越来越久,就越能感受到车身的震动和空调吹出冷风的味道。但相比较以前的公交车到还是显得比较舒服,毕竟车费也高了不少。因为关内关外的消费水平不一样,早期的红绿出租车的起步价也不一样,“红的”起步价高过“绿的”,随着深圳向外发展,关口被拆除,红绿的开始同步调价。

来深务工的老一辈其实出门基本不会选出租车,更多还是坐公交车或者直达大巴,就偶尔赶时间或者拖家带口的情况下才会稍微奢侈一把。

出租车更多的还是司机给人的印象深刻,毕竟都是开出租车的,当时的出租车司机基本都是聚集的,经常晚上或者休息的时候就凑在一起打牌喝酒吃烧烤的,一群穿着制服的司机在烧烤店里吵杂着。但当时的夜晚,出租车还是非常繁忙的,在商业圈周边最后散去的就是出租车了。

最早因为打车的人很多,那时候的出租车都是一车配两司机,一个白班和一个晚班。据一些司机所说,最早的一批司机早就挣得盆满钵满去买房了。后来因为有车的家庭越来越多,网约车也越来越多,出租车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地挤压,很多司机开始不再开出租车,虽然不是最早离开深圳的一批人,但在不开出租车以后很多司机也就不再来深圳了。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蓝色比亚迪纯电动出租车

深圳的出租车也从以前的红旗到大众,再到现在的比亚迪纯电动。红绿色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现在在路上偶有碰到红色出租车都得和朋友好好唠叨一番。在变化的过程中,笔者只是意识到了路上稍许安静了,夜间也没有那么多停在路边等客的出租车了。

2. 燃油到电动,深圳电动货车保有量世界第一

公交车和出租车带动的是深圳人的流动,货的流动依靠货车。

最早是两轮单车,后来到三轮车。汽车的发展速度远比单车快,很快深圳的大街小巷挤满了货车。

无论你是从外地来的深圳,或者是从小就在深圳长大,深南大道都是避不过去的,因为它横贯了整个深圳,是深圳的主干道,也是深圳繁华的见证。

1980年,第一段修通的深南大道全长仅2.1公里,7米宽的路只够两辆车并行;1982年到1984年底,第一次扩建工程完工,路拓宽到50米;1987年,中间的铁路用高架桥托起,6.8公里长的深南大道被深圳人自豪地称作“十里长街”;1993年6月27日,全长25.6公里的深南大道全线贯通,路幅宽达135米。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深南路首次安装电子眼

2000年前后,深圳运输多是依靠卡车,江铃、庆铃、重汽和解放是最常见的卡车品牌。

限制货车通行是深圳抄来的答案,随着深圳限行货车,中重型货车开始在深圳的市区消失,随后黄牌轻卡也逐渐退场。现在除了港口、出入境和物流园,很难在其他地方看见中重型货车。

同城货运开始发力后,超大空间的金杯和一代神车五菱宏光是当时深圳人心头的热爱,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是面包车。如果从家庭来看,在早期,深圳不限行的情况来看,购置一台拉货的货车还是相当适合的,既能满足出行,又能满足运输的需求。但随着限行的完善,货车变得越来越具备工具属性。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2017年以后,新能源物流车开始发力。路面上真实行驶的新能源物流车,就是“深圳速度”的又一次最好证明。

最早传统燃油货车是由江铃、庆铃、解放这些品牌占了较大的市场份额,品牌比较集中。那么新能源物流车的早期就是百花齐放,开瑞、瑞驰、东风是销量大户,但新龙马、九龙和陕西通家的市场份额也不小。

时间到了2018、2019年,江铃、吉利、江淮等企业制造的新能源物流车也开始进入深圳市场,现在的深圳市场基本上没有说哪家企业能够占据绝对的市场份额。旧车、新车、破车、好车齐聚是深圳新能源物流车的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哪怕是2020年的今天,还能看到已经破产清算的沃特玛和陕西通家的那批车在路上跑。毕竟货车只是货车,乘用化设计也还是摆脱不了货车的本质。

伴随着物流车的电动化,就是同城货运的快速发展,货拉拉、快狗打车和美菜等这些货运平台快速占领市场,车身广告越贴越大,新能源货车也越来越多。快递物流同样也迎来了增长的机会,小件用三通一达,快件用顺丰,大件用德邦,除了三通一达的燃油货车可能还是比较多以外,德邦和顺丰的面包车很多已经换成了新能源了。

随着深圳调整而来的路权限制和打造的绿色物流区,新能源物流车越来越受到司机用户的欢迎。充电站点不停歇运作形成常态,无论是大型充电站,还是福田区的零散充电桩,只要可以正常使用,基本处于不停歇运作状态。

现在的北环大道上,呼啸而过的货车里,不缺新能源。

实际上各大城市都能看到“深圳模式”的影子,如路权政策、绿色物流区,以及全国各地运营经销商都翘首以盼的运营补贴。疫情期间,深圳还率先发放了运营补贴。也无怪乎深圳会成为全球新能源物流车保有量第一的城市,而这个第一,深圳恐怕还要保留很久。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四十年来,深圳发生了太多变化,大大小小的事不断推进深圳革变,车的变化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怀念只是怀念,真要回到过去是绝大多数人不愿意的。

在变化的背后,不变的是深圳人对“效率”的追求。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记录深圳: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蜕变

3354 阅读

分享给好友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0 条评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