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文章

离开了新势力的他们,去了传统车企

  • 08-02
  • 来源:汽车商业评论

“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某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说。电动车市场还没那么大、汽车行业本身的下滑以及年初疫情带来的影响,这三个因素加在一起,让各家造车新势力在2020年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困境。

几年前,也就是2015年,是造车新势力以及新能源汽车的盛世元年。根据企业公开信息和各省及各主要城市发改委项目审批公告所做的不完全统计,从2015到2017年,国内已经落地的新能源整车项目超过200个,相关投资金额为10262亿元,也就是超过1万亿元,公开的新能源汽车产能规划超2000万辆,是三部委印发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设定目标的10倍。

1万亿人民币什么概念,相当于国内一个大省2019年的GDP总值。

从2015年到2018年年初,数量巨大的新造车企业开始人才争夺。“造车新势力筹建一个研究院,一般需要200人,但和传统车企相比,这些人数并不算多。当时这些人从哪里来?都是从传统企业挖过来的。”博宇企业管理咨询创始人张仁林说,他们的公司主营业务是汽车研发人员招聘。

当时,各大猎头挖遍了传统车企。据经济观察报的统计,仅2017年一年就有近200多名职位在总经理及以上级别的传统汽车人选择加入新造车企业,其中有些是带着团队一起加入。当时,造车新势力将工资开到了应聘人员原工资的150%以上,普通的熟练工人也至少有30%的涨幅。

几年过去,从资本的角度来说,“投入已经3-5年了,需要给一个清晰的市场答案,这条路是通还是不通,不可能只停留在同一阶段” 某家投行的资深分析师说。

去年,开始陆续传出高管离开造车新势力的消息,随之而来,是整个造车新势力出现的资金荒以及各种剧情。

四年时间,造车新势力已分出梯队。第一梯队是已经出车并且月销过千的品牌,比如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等;第二梯队是月销低于千辆,在运营、融资、产品等方面出现困境的品牌;第三梯队是至今还没有车辆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每一个细分市场的一线品牌都没有问题,二线品牌以及三线品牌都不好过,总体就是这么个格局。品牌力不够,在市场萎缩时,就很困难。每一个细分市场里面的二线品牌都是命运共同体,谁也跑不出这个规律。”今年4月,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李峰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贾可专访时提出这个观点。

这个理论套用在造车新势力上,也就是头部梯队会幸存下来,二线和三线梯队会越来越艰难。“整车汽车行业是一个需要烧钱200亿以上,至少十年才能检验是否成功的行业。”基石基金董事长张维在自己写的《为什么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文章里说。

今年整个上半年,新势力高管离职率比往年有所增长,他们中有一部分回到了传统合资车企、国企或民营企业。“国企的话,现在的收入水平和2016、2017年相比没有太大的提升。从去年开始,整个行业薪资水平都没有怎么提升。有些企业因为资金的问题,甚至降薪,但现在的确有很多从造车新势力出来的人选择这些企业。”张仁林说。

唱衰新势力造车的报道铺天盖地,汽车商业评论认为造车新势力的不确定性导致人员流动是一部分原因,无法适应新势力企业文化、工作节奏包括人际关系也是某些高层离职的原因,这里面包括不同价值观的冲突;还有些是公司派系斗争,在这些办公室政治中未能取得优势的一方选择离开;也有个人原因选择放弃职场……

整个上半年,看起来似乎是造车新势力衰败,职业经理人纷纷回归传统车企寻找出路,实质其实是造车新势力进入优胜劣汰环节,而传统车企加速转型的这一现状。

现代起亚集团董事长郑义宣7月14日宣布集团到2025年将电动车销量提高至100万辆,争取占据全球汽车市场10%以上的份额。为了达成这一目标,现代起亚集团到处招兵买马,有造车新势力背景的人是急需人才。从去年李峰到今年的李宏鹏和向东平,能看出现代起亚下定决心准备大干一场,蔚来设计师Jochen Paesen也是去了起亚。

福特和大众在自动驾驶、电动车和商用车方面联盟后,将基于大众MEB平台打造第一款电动车野马MACH-E,这款车将在2021年推出,如果不考虑中美关系的话,中国市场会是主战场,这也是朱江进入福特的使命所在。即便不是朱江,也会是懂电动车营销的职业经理人来接此大任。

传统车企正纷纷经历转型,他们急需具有新势力经验和思维的人,尤其是高层管理人员。“回流”现象让新老两股势力取长补短,长远来看,对整个汽车行业不是坏事。

汽车商业评论挑选了以下6位高管,作为今年上半年从新势力回归传统车企的代表,他们任职新势力企业的时间普遍都不超过3年。

向东平:从天际到北京现代

职位:现代汽车集团(中国)Vice President,北京现代副总经理、销售本部长

2020年3月,向东平在北京现代官宣其上任的前两天,在朋友圈发了一篇名为“如歌岁月”的短文,当时他从天际离职的消息已在各渠道传出。“人生,就像玄奘之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其实已经取得真经。”他在文章里说。

向东平是2017年加入天际汽车,成为董事和首席营销官,负责规划和发展天际汽车高端品牌营销业务,之前,向东平在沃尔沃中国销售公司任职,当时是接替柳燕,出任销售公司执行副总一职,他在沃尔沃的时间不长,不到一年时间,便去了天际。再早之前,他的职业生涯在上汽大众,将近18年。

无法知晓他离开天际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目前为止天际首款车型ME7的上市时间迟迟未定,向东平主导的“产品+服务创新模式”未有明显进展。因为一直没有出车,天际在造车新势力中已远落后于蔚来、小鹏、理想、威马和合众,加上疫情影响了整个的进度,它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

向东平重新回到合资车企,北京现代合资18年以来,现代集团第一次打破了销售本部本部长和副本部长“中韩配”的方式,一般是韩方担任正职,中方担任副职。这次向东平成为北京现代历史上首位代表韩方的中国人,他代表韩方担任销售部本部长,中方仍由樊京涛担任副本部长。樊京涛从2018年1月起便担任销售本部副本部长,向东平的前任韩国人文成坤已调回韩国。

和李峰、李宏鹏不同的是,向东平之前没有在北汽或韩国文化系统中待过,整个体系对他而言相对陌生,这或许是他在北京现代面临最大的一个挑战。

朱江:从蔚来到福特

职位:福特野马MACH-E项目负责人

朱江要离开蔚来的消息从今年2月份开始疯传,期间朱江本人回应否认了。3个半月后,福特汽车宣布了他的人事任命,他将担任纯电野马MACH-E项目负责人,主要负责MACH-E相关的市场、公关、销售、服务及客户体验等业务的运营和管理,向陈安宁汇报。目前,朱江已履新一个多月。

朱江是2017年3月从雷克萨斯去的蔚来,“他面临的是用户增长的重任,这也是蔚来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一位蔚来汽车的内部人士说。

朱江具有丰富的汽车品牌营销与管理经验。2003年华晨宝马合资公司成立时,朱江加入公司负责市场活动。2008年11月以后,先后出任宝马中国MINI品牌管理总监、MINI品牌管理副总裁,2013年7月还曾加入华晨宝马之诺品牌管理团队,4个月后,他离开宝马。

2013年11月,朱江短暂地离开汽车行业,出任亚马逊中国Kindle品牌营销副总裁,2014年7月,他回到汽车圈,出任雷克萨斯中国副总经理,也就是今天陈忱的位置,主要负责产品企划及市场推广。2017年3月,加入蔚来任用户发展副总裁,2020年3月离开。

朱江在福特负责的野马MACH-E纯电车型在2019年11月发布,这是福特旗下的首款纯电动SUV,在面临智能化和数字化转型中已稍显落后的福特来说,这款车将肩负集团很高的期待。福特中国表示,MACH-E是福特品牌转型的代表之一,及时在中国落地有重要意义,这款车有望在2021年也就是明年进入中国市场。朱江的任务不轻。

在蔚来3年,朱江已拥有电动车经营和以用户体验为导向的营销管理经验,这或许也是福特看重他,选择他成为MACH-E项目负责人的原因。

赵昱辉:从蔚来到长城

职位:长城销售公司用户中心总经理

赵昱辉是蔚来汽车前用户中心副总裁,他在3月底入职长城汽车,担任长城销售公司用户中心总经理。

赵昱辉在蔚来任职两年,从2017年3月至2019年5月,职位是用户中心副总裁,主要负责NIO HOUSE的拓展工作,探索通过品牌体验店实现用户利益的最大化等,他在用户运营以及新零售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长城汽车一直在致力于推动销售渠道变革,去年6月,长城汽车全国首家品牌体验中心便在北京正式开业,该体验中心包括哈弗、WEY、欧拉、长城皮卡四大品牌。

加盟长城后,赵昱辉接手原长城汽车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贺兴的工作,主要负责舆情监测、网红KOL发展、论坛组织以及车友会运营等工作,向长城汽车销售副总裁李瑞峰直接汇报。

“在汽车行业里,蔚来全新用户运营模式非常成功。WEY从今年3月份开始,从蔚来聘请的昱辉总已成立运营用户中心,他将把蔚来的服务理念带到WEY。”这是7月17日WEY VVY巴博斯版上市专访中,WEY品牌营销副总经理乔心昱如此说,这也解释了长城高薪聘请赵昱辉的原因。

一位曾经在长城工作过的高管说,长城的氛围偏军事化,工作强度大,长期在合资企业的职业经理人需要一定时间适应,这或许也是赵昱辉在长城面临最大的挑战,好在长城这两年引进的职业经理人越来越多,他们的加入也给长城汽车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改变。

Jochen Paesen:从蔚来到起亚

职位:起亚集团内饰设计副总裁

蔚来汽车内饰设计总监Jochen Paesen今年4月辞职,加盟了起亚汽车,出任内饰设计副总裁,他也将从北京搬到韩国。

Paesen是2016年1月加入蔚来,出任内饰设计高级总监。任职期间,他主要负责蔚来EP9和蔚来ES8两款车型的内饰设计。Jochen Paesen曾是宝马i品牌内饰设计师,据了解这至少已是现代起亚集团从宝马体系“挖角”的第三名设计师,这足以可见现代起亚集团今年想要翻盘的决心。

现代起亚在郑义宣接棒董事长之后,有了很多变化,企业文化更开放,韩国企业特有的等级观念好了很多。李峰和向东平作为史上第一中国人担任之前韩国人的职位,正是郑义宣上台之后的举措之一。

陈曦:从博郡到星途

职位:星途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

2018年,陈曦离开东风雷诺去了博郡,任职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博郡目前停工,据说总共损失20多亿元,和拜腾的84亿元相比,的确花费还算节制。

离开博郡后,陈曦是在2020年3月5日加入星途,任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奇瑞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贾亚权则不再兼任该职务。陈曦曾在神龙市场部、商务部以及东风雪铁龙销售部、市场部任职,一度做到东风雪铁龙总经理。

2016年5月底,陈曦在从东风雪铁龙总经理岗位调任东风雷诺市场销售部部长,4个多月后出任负责市场与销售的副总裁,再之后就去了博郡。

另外,陈曦回归之后,奇瑞营销公司副总经理、星途品牌营销中心品牌总监杨宁回归奇瑞品牌营销中心任职。

星途是奇瑞2018年推出的全新高端品牌,2019年星途TXL/TX系列、LX系列车型相继上市 ,销量一直不好,当年累计仅1.43万辆。星途最近发布了新款星途LX,性价比非常高,这个品牌是否能与吉利竞争,是否能胜出,今年还需要看这款车的表现。

“星途还是我们的一种尝试,它是一个高端产品高端品牌,和奇瑞是不一样的文化,也是不一样的地域。”尹同跃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贾可博士专访时如此评价星途的定位。

2984 阅读

分享给好友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0 条评论
相关新闻
点击输入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