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文章

繁华落尽 博郡汽车“造车梦”终究还是泡汤了

  • 06-24
  • 来源:电车资源

继贾跃亭“下周回国”后,又一名造车新势力创始人直言“不回中国了”。

6月24日,据爆料,黄希鸣已经回到美国,并且表示“不再回中国”,据传透露该消息的人是黄希鸣以前的同事。

那我们来看看 ,博郡汽车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呢?

“资金链断了,博郡造车真的玩完了!”

6月13日,博郡总经理黄希鸣在发布的公开信中表示:“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

黄希鸣称,他作为博郡领导者,没能关注宏观环境、行业、市场的变化,错失很多融资机会,最终导致公司面临“资金荒”。

而在6月10日,博郡召开会议表示将成立新公司,以留住老公司最重要的无形资产,包括人、数据、知识产权、供应链等。

这意味着,博郡将不再执着于造车了,梦终究还是泡汤了。

短暂的繁华

博郡成立于2016年12月13日,距今已超过4个年头,行至今日的确令人遗憾。

实际上,博郡汽车拥有其他新造车公司不可比拟的优势。它的前身是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底盘设计和整车性能开发服务,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研发、制造、销售,以及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

因此,博郡拥有一定的领先的底盘技术和整车工艺经验。而其创始人黄希鸣也曾就职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专注于整车性能开发,拥有足够的实战经验。

依仗着先天的优势,博郡在早期发展的顺风顺水,有一段繁华的经历。

2016年成立后,博郡先是宣布投资100亿元在南京建设年产10万辆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2017年又投资50亿元在淮安建立思迅新能源公司。2018年11月,又宣布投资35亿元在上海临港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

成立还未满3年,2019年博郡便在首届品牌之夜上一口气亮相了三大平台和2款电动SUV博郡iV6和博郡iV7。同年6月上海车展期间博郡iV6开启全球预订。博郡汽车曾介绍称,该款车型将在一汽夏利二期工厂量产,并在2020年一季度进行交付。

新造车公司能够实现车辆的量产交付,这意味着博郡将迎来造车生涯中的高光时刻。

繁华落尽  博郡汽车“造车梦”终究还是泡汤了

暗中标好价格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彼时的博郡好似一位耀眼的明星,受到万人瞩目,然而这繁华的背后注定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据媒体数据,博郡汽车至今已经花去15个多亿,包括投入1.6亿元建成南京的试制车间。汽车行业的研发费用本就高昂,因此资金一直被视为新造车势力发展的命脉,融资成为造车新势力存活的关键。

作为造车新势力中的排头兵——蔚来目前已融资12次,且近日获得合肥市提供的战略融资145亿元;理想也在去年8月完成C轮融资,目前融资总额达到111亿元。而相比于这些造车新势力而言,博郡的融资就显得太寒酸了。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博郡成立至今仅有6次融资,最近一次融资时间是2019年6月3日,宣布获得由银鞍资本、盛世投资等投资的25亿元,其余5次的具体融资数额未对外披露。

实际上,造车新势力缺钱是司空见惯的,领头羊——蔚来在2019年就参与了一场全民关注的大戏。蔚来李斌被称为是“2019年最惨的人”,据资料显示,2019年蔚来仅获得一次金额为16.5亿美元的债权融资,2019年蔚来汽车全年净亏损114亿元。

现金流的重要性绝对不亚于人体的血液,融资始终贯穿造车新势力发展始末。

但是李斌最终还是活下来了,2020年一季度蔚来先后获得三轮融资,累计获得4.35亿美元可转债融资。

然而博郡,却在关键时间点失去了融资机会。在黄希鸣发布的公开信中,他表示作为博郡主要负责人,没能关注宏观环境、行业、市场的变化,导致博郡错失很多融资机会。

雪上加霜终结

如果说,错失融资机会是失败的第一步,那与一汽夏利联手成立合资公司,则是第二步,直接导致了量产可能性的失败。

据公开资料显示,博郡自2016年12月便开始连续多年亏损,2017年营业收入1318万元,净利润亏损3亿元;2018年营收为0.57亿元,亏损4.79亿元,公司早已陷入资金断裂。

有博郡内部员工透露,博郡在2019年6月的融资实则只有10亿元。然而2019年9月,为了获得造车资质,博郡宣布出资20.34亿元与一汽夏利联手成立合资公司,此外还将承担一汽夏利约4.1亿元的相关债务。

纵观造车新势力发展历程,在早期选择量产车型时,有自建厂和代工生产两种方式选择。自建工厂需要耗费巨额的资金,对于初创公司而言无疑是不现实。因此蔚来、小鹏都选择了代工生产。

而博郡一个连年亏损、 融资无门、“钱途”堪忧的新造车企,却偏偏要花重资购入生产资质,甚至不惜背负巨额的债务。

据博郡内部人士透露:“黄希鸣认为汽车行业没有先发优势之说,只有品牌优势和产品优势,博郡要做中国的丰田和大众,从一开始就不要去和新能源车企相比,要和燃油车竞争才是博郡汽车的市场。”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黄希鸣表示最看重的是一汽夏利的生产资质和制造能力。然而,互联网新造车时代,一味强调着车型产品的安全性、品控性,而不学习造车新势力的敏捷度和对市场快速的洞察力,终究会被被快速更迭的市场所淘汰。

不可否认,黄希鸣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有着工程师坚定的心态以及内心的执着。但如今看来,即便当初刚起步的博郡汽车拥有着领先的底盘技术和整车工艺经验,也抵不过市场需求的快速更迭。

最后的稻草

“造车新势力本身没有几家公司具备生产条件,资金都依靠投资方,产品又长期生产不出来,”在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发展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看来,以博郡汽车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们很难预测未来的发展前景。

去年,博郡汽车曾与南京市政府、天津市政府签订融资协议,二者将分别出资15亿元、10亿元。但迟迟未到账的资金,成为了压垮博郡的最后一根稻草。

博郡与一汽夏利签订的协议显示,博郡首期出资金额将达10亿元,6个月内获得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后,博郡将向天津博郡缴付10.34亿元。但据一汽夏利公告,截至今年1月13日,博郡仅向天津博郡缴付出资1400万元。

资金不到位,原计划2020年量产的产品终究还是泡汤了。

“公司是被融资不畅硬生生拖垮的,如果一切按部就班,根本不会出现后面的情况。” 博郡汽车一名副总裁表示。

2020年疫情突发、美股熔断、油价下跌、投资者越发谨慎,市场局势发生巨大变化。新势力车企融资越发困难,经营问题逐步凸显,行业洗牌进一步加剧。2020年除博郡之外,赛麟等也频频爆出问题,这一年将会倒下多少家企业呢?

2412 阅读

分享给好友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0 条评论
相关新闻
点击输入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