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文章

网约车行业难题的协同共治,滴滴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 01-06
  • 来源:中国网约车

电车资源 行业动态】新年伊始,滴滴司机猝死悲剧接连发生,滴滴如何回应?司机权益如何保障?网约车领域难题如何攻克?

一封公开信

2019年底,最让网约车行业与社会公众关心的,莫过于山西太原好车容易公司实际负责人老闫12月26日的“自杀维权”事件,使得与平台公司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这一行业中间夹层浮出水面,成为公众关心的对象。

当山西好车容易公司事件刚在网络上发酵时,滴滴出行小桔车服总经理陈汀即于2019年12月30日通过官方公众号作出回应,在这封名为“老闫您好,我们还有很多没做到位,但一定竭尽全力”的公开信中,自承“非常惭愧,我们的工作做的不好,虽然也有一些误解,但本质上也都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图片1.jpg

陈汀这篇公开信也直接或间说明了两个事实,一是好车容易公司实际上并未接入滴滴平台,二是如果好车容易公司车辆是“以租代购”方式向司机租车,的确难于接入。

应该说,陈汀这篇正面回应的公开信,在一定程度上消弥了社会公众的误解,同时也使得网约车行业内的“以租代购”问题成为大众关注的对象。

第二封公开信

出乎笔者意料之外的是,在上一封公开信四天之后的2020年1月3日,小桔车服公众号发布了另一封公开信,题为“滴滴出行自省自查 暂停新司机注册审核7天”。

图片2.jpg

在这封公开信中,小桔车服坦承:“尽管小桔车服已在2019年全面暂停了‘以租代购’形式的车辆进入平台,并持续打击阴阳合同、乱收费等不良行为,但仍存在司机个人通过高利率贷款或‘以租代购’的方式购买车辆加入滴滴平台等情况,这说明我们的工作仍然做的不够。”

这一封公开信表明,平台公司除了合作汽车租赁公司“以租代购”的风险外,也有合作司机个人通过高利率贷款或“以租代购”方式购买车辆加入的风险(后一种情况中往往也有以汽车销售为目的公司参与,实质上是以司机个人名义规避平台公司对“以租代购”的限制),这实际上是将包括滴滴在内的网约车平台公司面临的“以租代购”风险点较为全面向社会公众的坦承公开。

在这封公开信中,滴滴平台也直面了好车容易公司负责人“维权”书中要求清理不合规车辆与司机的问题——“与此同时,我们将持续在各地交通主管部门指导下,克服困难,持续稳步推进合规。具体过程还需要一定时间,恳请社会公众能予以理解”。

总体而言,滴滴出行这两封公开信直面了事件中自身的问题,同时也向公众坦承处理相关问题的难点,与早期面临顺风车事件时的被动,有了长足的进步,也体现了网约车行业头部企业解决行业难题的决心,值得肯定。

“以租代购”的行业风险点

网约车行业的“以租代购”方式,一般是由汽车租赁公司以公司名义购买车辆,购车首付金以及按月还贷均由承租车辆司机支付,待租期年限(一般是36个月)到期后由公司车辆所有权由公司过户给承租司机。

“以租代购”期间,汽车租赁公司承担的是车辆贷款的担保责任以及车辆所有人的法律责任,实质上这是一种融资租赁方式,在业内往往简称为“融租”。

由于降低了司机早期购车资金的投入,承租后以跑车收入还贷,三年后还能拥有车辆所有权,这种方式使得司机易于决策入行,加之早期网约车司机高收入的吸引以及汽车租赁公司有意无意的宣传,推动“以租代购”方式在网约车行业的风行。而汽车租赁公司在这种情况下投入资金少,能够迅速增加运力,也能够在卖车环节以及后续的保险返点、车辆维修等环节获得收入,因此很积极的推广以租代购方式。

不过,由于“以租代购”实质上是一种融资租赁,需要汽车租赁公司具备与其业务规模相适应的资产规模、资金实力和风险管控能力,如商务部《融资租赁企业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就规定:“融资租赁企业的风险资产不得超过净资产总额的10倍。”但是,现有法律法规并未对融资租赁企业设置许可制度(现有的融资租赁企业事前准入管理是通过营业执照事前备案方式进行),更为关键的是,现有法律制度未对不具备条件企业开展融资租赁活动的执法(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措施,导致大量不具备条件汽车租赁公司在网约车领域也开展“以租代购”的融资租赁活动,形成了较为明显的风险敞口。

具体而言,在网约车行业领域,“以租代购”的方式的风险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出租的车辆无法或迟延取得网约车车辆运输证

由于承租人通过“以租代购”取得车辆使用权,但车辆是否符合政策对车辆的要求、能否取得主管部门颁发运输证,尚在未定之秋。即使汽车租赁公司承诺车辆办理运输证,但办理运输证能否在滴滴平台上接单,也不确定。因此,经常因为司机取得车辆后无法合法开展网约车业务,却要每月开始偿还车款,在这种情况下,就极易引发纠纷,甚至出出现大面积的退车潮,形成行业风险点。

2.汽车租赁公司经营失败、跑路等情形

以租代购期间,车辆登记所有权人仍为汽车租赁公司,现有的大多数汽车租赁公司除了网约车方面的业务外,往往也有其他方面的业务,方能支撑其正常运转。大多数汽车租赁公司相对来说资金并不雄厚,抗市场风险能力也弱,容易出现经营失败等跑路情形,甚至有汽车租赁公司在经营困难过程中将车辆抵押给第三方,进而引发司机权益受到较大影响,形成行业的风险点。

3.还贷期结束后是否转移运输证主体争议

车辆“以租代购”合同均约定还贷期(一般为36个月)结束后,车辆由汽车租赁公司过户给承租司机,但是,由于网约车司机承租车辆需要办理网约车运输证的特殊性,导致还贷期结束后能否同时将车辆运输证转移给司机个人名下,在政策上并不明朗。现有的“以租代购”合同中往往模糊处理,因此容易引起争议。如2019年6月份,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发布的《关于在西安市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风险提示》,明确网约车运输证许可车辆所有权人发生变更的,网约车运输证将依法注销。

除了上面主要的风险点外,“以租代购”车辆也存在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受益人归属有争议等问题,加之通过“以租代购”方式进入网约车行业的司机与汽车租赁公司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加之个体抗风险能力弱,因此网约车市场因为不成熟不合规的“以租代购”方式放大了风险点,进而引发多起社会关注的事件,也成为困扰行业发展的难题。

主管部门的风险提示

从2018年年底至今,交通行政主管部门已经注意到了网约车行业中“以租代购”的风险问题,如前述2019年6月11日,西安市出租汽车管理处发布的《关于在西安市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风险提示》,重点对网约车行业中的“以租代购”产生的风险问题向社会公开发出警示。

图片3.jpg

西安市出租管理处在这一“风险提示”中,不仅针对“以租代购”到期后承租司机能否办理运输证问题作出否定的解读,同时对作为出租人的汽车租赁公司破产注销时运输证如何处理,也做了释明,即“如合同期内租赁公司经营不善破产倒闭的,《网约车运输证》也将依法注销”。

类似西安出租汽车管理处的“风险提示”,还有海南省三亚市交通运输局于2019年9月5日作的“风险提示”,也将“以租代购”作为重要的网约车行业风险点。

图片4.jpg

2019年11月19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局发布了修订后的《《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2019年12月1日施行),则进一步通过立法方式对网约车行业的“以租代购”方式说不。

《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网约车经营者应当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根据工作时长、服务频次等特点,与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不得通过以租代售、收取高额风险抵押金等方式向驾驶员转嫁或者变相转嫁经营风险,维护和保障驾驶员合法权益。”

行业风险需要行业合力防范

除了主管部门的风险提示、立法应对外,网约车市场的风险更需要行业共同努力,如滴滴出行小桔车服前述两封公开信反映的风险点,并不限于滴滴平台一家,如山西太原好车容易公司经营困难,系在非滴滴的其他平台,而平台暂停了汽车租赁公司“以租代购”车辆接入平台,却又面临司机个人“通过高利率贷款或‘以租代购’的方式购买车辆加入滴滴平台等情况”。因此,滴滴出行应该意识到了,其作为网约车行业的头部企业,并不代表行业的全部,行业风险的防范需要行业的共同努力,因此在第二封公开信里提出:“我们希望邀请司机师傅和租赁公司代表,以及第三方行业协会和专家能参与其中,帮助并监督我们开展上述工作,具体进展我们也将及时向全社会公开。”

风险是多方面的,甚至有可能是系统性的。而压力传导之下,往往就是一线网约车司机过度承压,如最近报出来的多起网约车司机猝死现象,南京、上海、深圳。

正在笔者写稿期间,朋友圈有人发出来一个消息,是重庆网约车司机疲劳过度晕倒的视频,不禁让人唏嘘。

图片5.jpg 

因此,希望网约车行业携起手来,充分研判行业发展过程中的风险,在政府部门的引导及社会公众的支持下,积极通过风险识别、风险预警等方式,共同防范行业风险,推动行业良性健康发展。

最为关键的是,行业的经营风险不能最终成为一线网约车司机的重压。

在此,我们希望,整个行业行动起来!立即马上!  


2020第三届中国(成都)新能源汽车产业大会由电车资源和成都新能源汽车产业推广应用促进会主办,获得成都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的支持。本届大会以“新能源汽车产业大变革时代”为主题,将邀请来自政府机构、行业协会、高校及研究机构、快递企业、物流企业、电商平台、新能源汽车运营经销商、新能源主机厂、核心零部件及配套企业、投融企业等代表参会,预计大会规模在800+人。了解更多请点击>>>(会议咨询:蒋仲文  电话:13760363656)

4157 阅读

分享给好友
新浪微博
朋友圈
微信好友
QQ空间
0 条评论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0